电视没有“台”,传统电视产业已被逼上转型之路

十月 8, 2014 by · 2 Comments
Filed under: 商业观察 

互联网对传统电视行业冲击猛烈

《2013中国视听新媒体发展报告》提到,北京地区电视机开机率从三年前的70%下降至30%,40岁以上的消费者成为收看电视的主流人群。对于同时收看网络视频和电视的“双屏用户”,网络已经成为收看热播电视剧的主要渠道。这是去年6月份广电总局给出的数据。

4G网络普及已经箭在弦上,空气中弥漫着每秒10MB的无线网络信号,手上拿着平板电脑,大屏幕手机,头上戴着个谷歌眼镜的你,还会嫌弃那些种种不便吗?瞬间登陆视频网络,然后看一场球赛,看一场演唱会。现在没时间?不急,下班回家的时候看回放不就行了?这时谁还会坐在家里看电视呢?

然而今年最火爆的美剧《纸牌屋》,在第二季上线当天首集点击率逼近300万次,上线四天,点击率逾900万。如此火爆的电视剧,却没有在任何一家电视台上播放,是由世界上最大的在线影片租赁服务商Netfix在没有任何一家电视台愿意承诺投拍第一季的情况下,以一亿美元买下两季26集的版权。尽管Netfix网站没有公布最终的观看人次,但网络剧《纸牌屋》将受众关注度从过去的电视台转移至网络的现实,已无可争议。打开了电视内容产业的一个新局面:可以不上电视播。

开机率的下降,不意味着电视产业的衰落;网络剧的形式表达的依旧是电视内容,但对于传统电视台来说,网络新媒体将节目内容碎片化,电视台传统的生产模式已经受到冲击和挑战,电视行业的产业变革已经来临。要么转型,要么死。

以前,如果你想听一个歌手的歌曲,你必须去付费买一张唱片,而这整张唱片中,可能只有那么一两首是比较出色的听众喜欢的歌曲,你用了10首歌歌曲的钱,只买到了一首;回过头来想一想,电视购物节目转化效率这样低,问问我们自己,我们做的节目是用户真心喜欢看的吗?在互联网时代,你完全可以只为你喜欢的去付钱,甚至是免费。电视面临着类似情况。

 

互联网与智能电视融合是必然

传统媒体和新媒体正处在互相渗透、融合的时期。传统电视产业由一个个电视台组成,观众想看某个节目,就必须在某个固定的时间点,固定的频道,忍受着冗长的广告,然后才能享受一点点剧情带来的惬意。而在电脑、手机视频等移动终端上,并没有固定的电视台,是由一个个碎片化的节目组成的,简单和系统的进行分类,如综艺,财经,电视剧如此的栏目。当互联网和智能电视相互融合之后,我们所谓的电视台也将会变成一个个碎片化的节目,变成只有电视内容的载体。电视台也不需要过去繁重而庞大的组织架构,由单个节目的制片人负责制作播出、运营即可,制播分离成为必须。

看电视逐渐成为“三不”人群(不上班,不出门,不上网)的专利。电视受众呈现出老龄化趋势,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则是通过上网来获得资讯,而老年人因为接受能力比较差,电视台的选择性也相对较小,所以留住了老年人受众。随着互联网电视的普及,老年人也拥有了更多的选择权,那么传统的电视行业是否还能吸引住观众呢?另一方面,互联网为人们带来了更多的机会,使得行业内容进入门槛降低。低门槛,低成本,便成就了不少的中小型传媒企业或者媒体运营团队。

原央视制片人罗振宇在互联网上主持的视频脱口秀节目《逻辑思维》自媒体创新。在其第二次会员招募时,一夜吸金800万,仅仅依靠着五万的设备成本以及其他的人力成本,获得了他在传统电视领域不可能得到的成就。

这是作为一个行业内的人开始的互联网创新。传统电视台以及电台都面临着一个巨大的挑战,那就是不得不快速与互联网进行融合,否则要么转型,要么死。

在线视频的产业链条很广,做版权内容的VOD视频网站,如优酷、爱奇艺;做网络秀场的,如9158、六间房;也有又去做在线教育视频的,比如YY;当然还会有只做ToB的企业,如在线会议系统、视频直播的。就如同视频网站们一窝蜂的都去生产智能电视和盒子等硬件一样,有足够的胆识和想象力,就可以嗅到属于新的细分市场。阿里云联手新奥特、华通云数据联手打造中国最大全媒体云计算平台,年内助200家电视台利用云计算实现大数据运营,意在帮助电视台在互联网时代提升竞争力。电视台成为阿里云计算继空调之后的又一个大数据重塑目标。

与此同时,像央视CNTV、凤凰卫视凤凰视频这样有背景有实力的传统电视台依靠自身的特色在网络视频行业占得一隅,上海文广SMG较早布局新媒体,从东方宽频到手机电视、互动电视再到看看新闻网、建立百视通、收购风行网,但依旧不足以抗衡商业视频网站。

 

群岛逻辑是一条路

王明轩对电视有个形象的比喻。生物进化中有四种类型:A、种群的消失,如恐龙;B、种群保留与进化,如蟑螂与老鼠;C、种群“成了稀世珍宝”,如濒危的大熊猫;D、种群变异,如始祖鸟变成鸟、猿猴变人。笔者之见,传统电视显然不属于A,也不是B。C呢?我们似乎已经找不到非要看电视的硬性理由。

 

不要再期望奇迹。传统媒体真正遇到的处境是:强制拆迁,异地重建。 互联网时代是对工业时代的否定,就像工业时代的发电机,最早出现时有型号,有品牌,但发展到最后都被并入电网,老百姓的认知便只是家里的电源;当所有信息都被纳入互联网时,谁发布的就已经不再重要了。未来的媒体是大家的,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媒体的推动者和参与者,而大型传媒的出路只能是“经济人”。 湖南卫视的节目已经是由主持人来承包,由承包者负责策划节目的定位和内容,电视台提供的是播放平台。

对于传统传媒人来说,原本来拥有一个有漫长边境线的帝国,还囤了很多粮草和漂亮的妹子,可以左拥右抱来享受这份已经囤积好的资源,但是现在边境线上出现了野蛮人开始攻城和抢掠,于是它的疆域一点一点地丧失了,他觉得地盘在缩小。然而,真正的情景却是一夜醒来原先霸占的那块大陆碎裂成了群岛,原先在大陆上奏效的拥有更大的疆域、更多的资源、更全面的结构和更优质的管理这些逻辑全错了。群岛时代恰恰不再是俄罗斯帝国的时代,而是需要新加坡的逻辑。只要和我相连的人有人愿意从马六甲海峡经过,在我的旁边上岸、修船、办理各种金融业务、娱乐,只要发生这样的联系,一个点就可以赢。这是互联网时代—群岛时代基本的逻辑。而所有那些还试图通过体量、通过疆域来完成这次转型的人,最后什么都不会有。

 

优质内容是王道

曾看过不少关于纸媒生存转型的讨论,纸媒和传统电视行业的出路其实有一点是相似的。除了平时叫嚷的转型之外,唯一值得纸媒和电视台坚守的就是做优质产品,即深度新闻,做调查性新闻,大型互动娱乐节目,植入式节目。

传统的电视台拥有良好媒体素养的采编班子,发挥长处,利用积累已久的人脉,资源、珍贵的经验以及专业的人才,进行现场直播,深度报道,扩散互动植入。如花时间去做调查性节目,增多互动评论性环节在节目中的比重,以及做一些相对动态性的电视内容的制作。要知道,即使在微博、微信传播信息平台如此发达的今天,当一件重大事件之后,人们会处于一个信息爆炸的阶段,当他第一时间获知时间的大概之后,往往还是会回过头去看主流媒体的报道,了解更深层次的对重大事件的剖析和看法。这给电视台创造了关注点,所以做深度节目,是传统电视台和纸媒在互联网时代生存的不二法门。

 

电视台的线下活动也是这样的事情。网络视频要受画面大小以及网络状况的影响,但是电视台却完全不用担心。电视画面的大小可以比电脑高达几倍,且覆盖面是互联网所不可比拟的。有数据显示,上届世界杯比赛期间,中国民众在韩国队对希腊队的比赛有2400万人通过CCTV5收看了比赛,这仅仅是在家庭中观看比赛的数据,还不包括在广场、酒吧等场所。

面对巨大的产业变革,传统媒体行业不可能坐以待毙,电视台面临着要么转型,成为内容提供商,要么被迫剥离出去。希望各电视媒体能早日为那一天做准备,建立好的制度,储备好的人才,为好的内容,和好的内容创造者,搭一个完美的窝。希望电视台到时候不要像今天被微信夺取流量的移动运营商那样咆哮着要微信收费,也不要像各大百货公司那样尝试电商化失败又只能期待电商税能给他们带来生存的机会。最好是能早一点做出一些好节目模式,卖到国外去,卖给网络视频平台供应商那边去,用这部分利润,把内容制造人才夺回来。

这两年,我们目睹大量的文章讨论纸媒的存亡和转型,而其中有开始尝试转型,也有无法适从而“死去“。由于外界生态环境的变化,我们总是能演化出适应新环境的能力,电视也是如此。例如家有购物频道的首创电视、电脑、手机三屏融合的电商模式。